当前位置: 主页 > 知府研究院 > 品牌故事 >

恶意抢注商标后天猫投诉反赔偿10万

发布于 2021-01-19 08:14 阅读(

案号:(2019)浙0110民初14115号
案由:确认不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案
原告:成都市晴景贸易有限公司
委托诉讼代理人:
王梨华,浙江杭知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刘韵遥,浙江杭知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一:王某
被告二: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蒋凡,董事长兼总经理
裁 判 要 旨
在我国,商标权依注册取得,商标注册制实行先申请原则,同时兼顾在先使用人权益。然而商标注册制不可避免地会导致知名企业所使用的标识被在先注册,因此当在先注册商标人向享有正当商标权益方提起诉讼时,法院裁判应当严格把握商标权的本质与商标侵权的构成要件,维护市场竞争秩序与公平公正原则,促进商标法立法目的的实现。
01
 
  案 情 介 绍  
 
 ● 晴景公司自2014年12月6日经营天猫店铺“淘气郎旗舰店”,销售识字卡片、识字图画、儿童成语书籍等。店铺经营至今,晴景公司一直将“图片”与“图片”结合作为商标使用。
 
 ● 王某系新浦区新中社区品洵书店的经营者,该书店注册于2013年10月11日,主要经营图书、报刊、网络图书销售、服装、玩具批发零售等。
 
 ● 2017年11月28日,王某经核准注册取得在第16类书籍等商品上的第21506345号“淘气郎”文字商标;2018年6月21日,王某经核准注册取得在第9类学习机、带有图书的电子发声装置等商品及第16类卡片、书籍等商品上的第23224251号“图片”图形商标。
 
 ● 王某分别于2018年9月17日、18日针对晴景公司的“淘气郎旗舰店”中的29个商品链接分三次发起投诉,投诉权利依据是第23224251号图形商标。第一次投诉因晴景公司申诉成功,王某主动撤诉;第二次投诉申诉成功,第三次投诉发起后王某主动撤回。2018年10月8日,晴景公司对王某该项商标提出无效宣告异议申请,同年11月9日该申请被受理;2018年9月30日,晴景公司向王某发起投诉时预留的邮箱发送催告函一份,阐明其滥用知识产权投诉进行骚扰的行为对晴景公司的正常经营活动及商誉造成了影响,并要求王某积极行使诉权,否则将提起确认不侵权之诉以证清白。 
 
 ● 2018年12月21日-27日,王某无视晴景公司的催告函既不及时提起侵权之诉又未停止投诉行为,在晴景公司对其图形商标提出无效宣告异议申请的情形下,又以晴景公司所售商品侵犯其第21506345号文字商标为由分四次针对22个商品发起投诉,除第一次投诉中因晴景公司第一次申诉未成功导致本次涉及的一个商品链接被天猫平台删除2天,后因晴景公司第二次申诉成功后予以恢复,其他三次投诉中王某两次主动撤回投诉,最后一次投诉晴景公司申诉成功。
 
 ● 2019年1月25日,晴景公司再次向王某投诉时预留的邮箱发送催告函一份,但王某一直未提起诉讼。2019年2月26日,晴景公司对王某的第21506345号商标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异议申请,同年3月28日该申请被受理。2019年9月5日,该两项商标被宣告无效。
 
 ● 晴景公司诉至法院,要求确认晴景公司不侵害王某涉案二项商标权(该项诉请庭审中晴景公司自行撤回)并指控王某前述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要求其停止侵权并承担10万元赔偿责任。
 
02
原告律师代理意见 
王某恶意抢注原告已广泛使用且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商标,对原告店铺商品发起投诉,将投诉机制作为其不正当竞争的手段,导致原告商品链接删除、破坏原告店铺正常经营活动、损害原告合法权益,损害正当的市场竞争秩序。同时,根据阿里巴巴知识 产权保护平台规则,王某仍可以重复投诉原告店铺给原告造成损失,使原被告间法律关系处于不确定状态,天猫公司未经核实强行将原告商品链接下架。为保障原告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有关法律法规之规定提请此诉。
 
03
 
 法 院 观 点  
法院经审理认为:
 
(1)晴景公司在案证据显示在王某涉案二项商标申请日前,涉案两项标识经由晴景公司的反复、持续宣传与使用,获得较强显著性并具备识别商品来源的功能,产生商标法保护的必要,晴景公司对该两项标识享有在先权益。
 
(2)经比对,双方标识细节方面相差无几,鉴于晴景公司享有在先权益的涉案二项标识所具有的固有显著性及在使用过程中积累的知名度,王某因巧合设计同一标识并注册的可能性较小,且经仔细辨别,王某抢注商标的主观恶意明显,国家知识产权局已对王某涉案二项商标予以宣告无效,亦印证该事实。
 
(3)王某明知他人在先使用商标,利用他人未及时注册商标的漏洞,以不正当手段抢注他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并据此多次投诉导致晴景公司一款商品被下架,主观恶意明显,客观上亦不顾晴景公司发送的催告函反复多次发起投诉干扰了晴景公司的正常经营,使晴景公司遭受利益损失。
 
王某的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商业道德,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损害了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根据王某的投诉次数、被投诉商品的下架情况、晴景公司的合理开支等因素判令王某赔偿晴景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10万元。
 
04
 
  案 件 引 申  
    本案属线上店铺遭恶意抢注商标、投诉的反不当竞争之诉,在实务中并非个例。
    “抢注”,在互联网时代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蹭热度”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抢注热”其实早已开始波涛汹涌。
 1月12日,盒马发官博吐槽“莫名其妙多了一堆亲戚”。
 
   而早在疫情期间,“火神山”“雷神山”“李文亮”等商标遭到疯狂抢注而备受社会关注和斥责,去年因为温暖阳光的笑容爆火的丁真的名字也成为了头号“抢注IP”,甚至夸张到某位知名人物随口的一句话、一个梗、一个段子都可以被“秒注册”成商标。 
 
    虽然但是,懂的都懂。
 
    不客观的说,“跟风”“蹭热度”“追热点”一系列词汇自带盲目性,都是贬义词,那“抢注”也不会例外。随着流量经济带来的热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于是近些年来就涌现了这样一群“厚颜无耻”的抢注之人,我捋了捋,大概分为这么两个等级:
 
 “厚颜无耻”初级版:冒名顶替
   司空见惯,山寨货还少吗。
   常见的,比如说,有很多国内的企业,会利用外国品牌在世界享有的知名度,占着人家无法进军或者难以快速进军国内市场的便宜,投机取巧,抢先注册别人的商标后在国内开盗版门店,光明正大卖盗版。而对此不知情的消费者看到熟悉的商标,误把盗版当成正品进行消费,还以为自己买到了心心念念的名牌。
   细思极恐的是,这种情况遍地都是,涵盖了我们的衣食住行用,假鞋、假食品、假衣服、假数码产品、假化妆品......所以生活果然就是一场骗局么。   
 
(我们前两天分享的两篇案例都是国外品牌进军国内市场遭受到恶意抢注商标不正当竞争而产生的纠纷,可围观)
 美国惠氏获赔3055万  浙江首例惩罚性赔偿知识产权案件【附判决书】
 潮牌Supreme诉皎奢、奥特莱斯商标及不正当竞争850万【附判决书】
 
 “厚颜无耻”进阶版:贼喊捉贼
    进化后的物种,自欺欺人的水平那是相当高。
   前几天刚胜诉的茶颜悦色,也是典型被山寨店“茶颜观色”起诉侵权,和我所代理的本案遭到“恶人先告状”的情况如出一辙,所谓只要我甩得够快,锅就永远追不上我?且并其间被恶意举报、投诉多次,通过多年法律手段维权才得以让结果反转。而像茶颜悦色等知名品牌在遭遇到恶意抢注时,消费者不免会把对山寨的恶评而直接或间接指向正品,利益损失都好说,但是风评被害恐怕不是一两天就可以消除的。
 
   大概是前车之鉴太多了,为了保护自家商标不被侵权,各种商家不得不未雨绸缪,绞尽脑汁注册一沓商标防被侵权。
   仿佛看到无数脑细胞英勇就义的场景......
   
   其实还挺无奈的。
   毕竟商标维权是出了名的“举证难、周期长、成本高、赔偿数额不确定”,当看到厚厚的一沓案卷材料,标的额轻则十几二十万,动辄几百上千万,甚至上亿元时,金钱反映的就不再是区区一个数字而已。
 
   商标代理行业整治和自律任重而道远。不仅要求全民对品牌保护意识的觉醒,还要求消费对于自身需求有清醒的认识,擦亮双眼,不要被鱼目混珠所欺骗。
 
   本案负责裁判法官在后续曾补充道:“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应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信的原则,遵守法律和商业道德。既要注重改进并提升商品及服务的质量,又要注重培育和增进商标、商品外观等商业资源的显著性和知名度,依此相得益彰增强商品声誉和夯实各类商业标识等战略性商业经营资源。商事主体应自我挖潜、自主培育优质品牌,对他人享有在先权益的商业标识合理避让,自觉远离“傍名牌”、“搭便车”、“抢注”等不正当竞争行为,诚信经营。”,望经营者们以此自鸣警钟,规范自身,一个人要好好保护自己。
   既然“抢注”是浪,有的会退,有的会被推上岸。今天我们看到了多少企业因为商标维权举步维艰的身影,那未来就有多少乘着“抢注浪”的商家以各种姿势被拍死在沙滩上。在我们拭目以待的同时,人们会呼吁,政府会有举措,但仍需自省

上一篇:格力跨界申请机器人专利

下一篇:没有了